当前位置:珠海华骏达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真心疼爱贾宝玉的都是哪些人?从哪看出来?
红楼梦中真心疼爱贾宝玉的都是哪些人?从哪看出来?
2022-11-14

贾宝玉,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中的男主角。不清楚的读者可以和趣历史小编一起看下去。

《红楼梦》第33回“手足耽耽小动唇舌,不肖种种大承笞挞”,堪称是书中最为经典的一处情节。

这天发生了两件事,一是忠顺王府的长史官前来荣国府,向贾宝玉索要自家戏子琪官(即蒋玉菡),贾政由此怒于贾宝玉“外面流荡优伶”;

二是贾府的丫鬟金钏跳井自尽,弟弟贾环一向妒忌贾宝玉,故而在贾政面前进谗言,称贾宝玉前番调戏金钏,致使金钏羞愤自尽。

贾政闻之大怒,当即命人将贾宝玉按在凳上,抡起棒子便打,这一顿棒非同小可,打得贾宝玉数日不能下床。毫不夸张地说,如果不是后来王夫人、贾母先后赶来劝说,贾政极有可能活活打死贾宝玉。

而就在这个过程中,曹雪芹下笔入木三分,通过每个人物对于“宝玉被打”的不同反应,深刻刻画出不同的人物性情。

先说王夫人,她是最早得知消息,赶来替贾宝玉求情的人,看着自己儿子被打得死去活来,作为母亲的王夫人,自然是心疼的。但若是细化分析,就会发现,王夫人对贾宝玉被打的态度是有所保留的。

王夫人和贾政的立场是相同的,贾政为何痛打贾宝玉?是因为宝玉“在外流荡优伶,表赠私物;在家荒疏学业,调戏母婢”,贾政如何能容得下这个不争气的“逆子”?

同样,王夫人和贾政想的是一样的,她也觉得贾宝玉做错了,是该打的。这也就解释了其后第34回袭人和王夫人的那番对谈:

袭人道:“若论理,我们二爷也须得老爷教训两顿。若是老爷再不管,将来不知做出什么事来呢。”王夫人一闻此言,便合掌念“阿弥陀佛”,由不的赶着袭人叫了一声:“我的儿!亏了你也明白,这话和我的心一样。”——第34回

王夫人是看不惯贾宝玉的,贾宝玉日常不好好读书,总喜欢厮混在女儿堆中,王夫人对此很是恼火,所以她看到贾宝玉因此被打,她内心是很赞同的;可王夫人不能让贾宝玉被打死,这既是出于母亲的天性,也是出于利益的考量。

王夫人嫁进贾家后,一共生了三个孩子。大儿子贾珠早早去世,大女儿贾元春被选进宫中当女史,后得皇帝恩宠,被封为“贤德妃”,虽然地位极高,但终究和王夫人隔着一道宫墙,算来算去,只有二儿子贾宝玉能陪伴在自己身边,自己老了以后,是需要以贾宝玉为依靠的。

也正是因为王夫人的这层心理,她在跪着恳求贾政时,说出来的祈求之语是这样的:

王夫人哭道:“老爷虽然应当管教儿子,也要看夫妻分上。我如今已将五十岁的人,也只有这个孽障,必定苦苦的以他为法,我也不敢深劝。今日越发要他死,岂不是绝我?”......不觉失声大哭起来,“苦命的儿吓”!因苦出“苦命儿”来,又想起贾珠来,便叫着贾珠哭道:“若有你活着,便死一百个,我也不管了。”——第33回

王夫人字里行间都在表达一个意思:贾宝玉确实不成器,但他是能留在自己身边唯一的依靠,不得不保护他。

反观贾母,她跟王夫人的性情就完全不一样。这位老太太对贾宝玉极其宠爱,她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理由,用任何方式干伤害贾宝玉的事,所以那天贾母的出场很有意思,她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方式出场:

正没开交处,忽听丫环来说:“老太太来了。”一句话未了,只听窗外颤巍巍的声气说道:“先打死我,再打死他,岂不干净了!”贾政见他母亲来了,又急又痛,连忙迎接出来。——第33回

贾母是不讲道理的,下人在告诉她贾宝玉被打时,必然也说了其中缘由,什么贾宝玉调戏金钏、与戏子私交,引得老爷大怒之类的话,可这些话在贾母这里统统不好使——贾母不讲道理,她只要保护她的宝玉。

在贾母、贾珍的交涉过程中,贾母完全占据居高临下的态势,贾政以“教训儿子,为的是光宗耀祖”来为自己开脱,贾母立刻以一句“你说教训儿子是光宗耀祖,当初你父亲怎么教训你来”进行反讽,怼的贾政无话可说。

在以孝道治天下的传统文化下,贾政在贾母面前,没有丝毫底气,贾母拿起孝道的武器压制贾政,言之凿凿地称“我猜着,你也厌烦我们娘儿们,不如我们赶早儿离了你,大家干净”,吓得贾政跪下磕头如捣蒜。

细细思来,贾母此举并非是“老糊涂”,她说这些话的针对对象并不是贾政——她老人家并不是为了责罚贾政;恰恰相反,贾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只是想震慑下贾政,其根本目的还是为了让贾政以后不要再打贾宝玉了,这也恰恰和第35回贾母的做法相呼应:

话说贾母自王夫人处回来,见宝玉一日好似一日,心中自是欢喜,因怕将来贾政又叫他,遂命人将贾政的亲随小厮头儿唤来,吩咐他:“以后倘有会人待客诸样的事,你老爷要叫宝玉,你不用上来传话,就回他说我说了:一则打重了,得着实将养几个月才走得;二则他的星宿不利,祭了星,不见外人,过了八月才许出二门呢。”——第36回

而更为有趣的是,曹公非常巧妙地利用贾宝玉的挨打,将薛宝钗、林黛玉二人也带入进来。简而言之:面对同样反应的宝钗、黛玉,贾宝玉的心理状态是完全不同的。

先说说薛宝钗,她得知贾宝玉被打后,赶紧拿着丸药前来怡红院,细心叮嘱袭人用酒将药研开,敷在伤处。同时,看着重伤的宝玉,宝钗心疼不已,说了这么一番话:

宝钗见他睁开眼说话,不像先时,心中宽慰了好些,便点头叹道:“早听人一句话,也不至今日。别说老太太、太太心疼,就是我们看着,心里也疼。”刚说了半句,又忙咽住,自悔说的话急了,不觉的就红了脸,低下头来。——第34回

可面对薛宝钗的心疼,贾宝玉的反应是很高兴的,且看原文所记:

宝玉听得这话如此亲切稠密,大有深意,忽见她又咽住不往下说,红了脸,低下头,只管弄衣带,那一种娇羞怯怯,非可形容得出者,不觉心中大畅,将疼痛早丢到九霄云外。——第34回

贾宝玉为何这么高兴呢?不难理解,自己受伤,有人这般心疼自己,自然又得意,又兴奋,从心理学上来说,薛宝钗的心疼反应,带给了贾宝玉极强的“存在感”,这种存在感进而带给贾宝玉喜悦的心情。

重点来了,面对同样反应的林黛玉,贾宝玉的反应就完全不同了,他看着为自己哭泣的林黛玉,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高兴:

宝玉从梦中惊醒,睁眼一看,不是别人,却是林黛玉。宝玉犹恐是梦,忙又将身子欠起来,往脸上细细一认,只见两个眼睛肿的桃儿一般,满面泪光,不是黛玉,却是哪个?宝玉还欲看时,怎奈下半截疼痛难忍,支持不住,便“哎呦”一声,仍就倒下,叹了一声,说道:“你又做什么跑来!虽说太阳落下去,那地上的余热未散,走两趟又要受了暑。我虽然挨了打,并不觉得疼痛。我这个样儿,只装出来哄他们,好在外头散步与老爷听,其实是假的,你不可认真。”——第34回

面对薛宝钗,贾宝玉巴不得将自己臀胫部位的淤青露出来,让宝钗好好看看,让她心疼自己,爱护自己,收获满满的“被女孩心疼”的快感;

可面对林黛玉,贾宝玉却很担心林黛玉看到自己的伤,甚至为此故意欺骗林黛玉,称自己的伤没有那么重,自己都是装的,故意散布出去给父亲贾政听的,让林黛玉千万不要当真。

甚至于,贾宝玉忘记了自己的伤痛,睁开眼看见林黛玉的第一反应,就是责备黛玉这么老远过来,要是被大太阳晒着了怎么办。

两相对比,不由感叹曹雪芹笔法如神,此文字非洞察人情世故者难能写出。很多初读红楼的读者会疑惑:《红楼梦》通篇,贾宝玉从来没说过爱林黛玉,为何就说这两人之间有爱情呢?这些爱就藏在这些细节当中,需要细细、慢慢地读。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